这是地球上罕见留存的古生物之一

  几天以前在厦门,一个好伴侣请我吃海鲜。我们去一处隐蔽的地点,开车穿过一片危房和棚户区。颠末台风的冲击,厦门的街道上树木尽倒,狼狈万状,但也不如那一片颠末拆迁但还驻扎着钉子户的区域看上去破败和诡异。我们的车七扭八弯,停在一座看上去还算完整的小楼前。老板娘笑盈盈的迎出来,伴侣说,这是真正的当地渔民开的海鲜。
进门的第一个洪流缸里,一块儿来的另一个哥们儿伸手抓起个物件说,老杨,见过这个吗?
我定睛观瞧——真没见过!可吓着了我了!但见此物,井盖大小,生的是好生丑恶!有诗为证:
铁甲金盔背上扛,长鞭一杆尾后藏。落地就能横着走,腹下小足共五双。
上面看着就够奇异的了,哥们儿一用力给它翻过来了,十几条小腿连蹬带踹,耀武扬威。就长如许!
这下不但是感觉丑了,说实话还有点儿恶心。从上面看有点儿像螃蟹,从底下看又像一只庞大的爬虫。我目光如豆胸无点墨,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虫子。最环节的是,这是在一家海鲜店里。那洪流缸里还有好几只。它出此刻那儿的意义就是——让你吃!吃它?!
伴侣说,毅哥,这玩意儿叫海怪(我心说,还真怪啊)。来一个尝尝吗?
我:这个啊?真吃啊?这玩意儿怎样吃啊?太可骇了。
他:剥了皮儿,肉在肚子里。你甭管了。老板娘,来一只海怪!
我们上楼,坐定,闲聊。我满脑子都是这海怪。美意难却,可一想起一会儿要把这海怪端到桌上吃,我心里就有点儿难受。也不算难受,是堵得慌。我不晓得这是不是我这辈子亲目睹过的最丑和最离奇的工具,让我想起之前看的一篇叫做《海底一万米》的推送里那些深海生物的丑恶。并且,我还不晓得,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我压制心里的猎奇,坐那儿就发了一条伴侣圈,把海怪的照片发了上去。一眨眼的功夫,伴侣们的评论就来了。
有跟我一样,久居内陆,见识不敷的伴侣都问,这货什么呀!
柯凡的反映跟我一样,但想象力比我还丰硕。他说:略显恶心啊!看着像个大土鳖!
有个脑洞大的说:是片子里的甲虫吗?就吃人的那种?
刘家超说,不是盗墓笔记里的金甲虫之类的吗?
新浪的张晨光说,是一只变异的屎壳郎。
我门徒单影进行了总结说,这是一条频频让人吐逆的伴侣圈。
单影的老公说,是不是阿伊土鳖公主……
看到这儿的时候,我认可我喷了。
一会儿,大白人来了。终究伴侣多见识广,三山五岳,海岛高仙,什么都见过。第一个大白人是出名导演英达教员,他说这玩意儿叫鲎,又叫马蹄蟹。接着出名科蜜孙一萌教员站出来给我普及学问了。她说,这叫鲎(hou四声),体长最大可达60厘米,体重3至5公斤。鲎长得像蟹,但比蟹大,它们虽然都具相关节的附肢,但鲎和蟹的亲缘关系远不如和蜘蛛亲近。(就是说这是一只海里的大蜘蛛!一会儿我们要吃一只海里的大蜘蛛!)鲎糊口在浅海沙质海底,肉食性动物,取食环节动物和软体动物等,有时也取食海底藻类。发展周期很长,需要近13年才能完成繁衍。这是地球上稀有留存的古生物之一,它在地球上呈现的时间,比恐龙更靠前。
看完这段儿,我更虚了。谁能吃蜘蛛啊,再说也忒老了……
这时候江苏肯帝亚男篮的总司理史琳杰跳出来了,他说他吃过,很难吃!肉是酸的!血是蓝色的!妈呀!
就在这时候,老板娘端了一小盘工具上来。伴侣说,就是它!那么大一只海怪,就炒出这么一小盘肉来。肉看着是白色的,有点儿像蟹肉(我也没吃过蜘蛛啊),边上还有一大碗汤,汤里有它的血块。我看着这两盘工具,不太敢动筷子,可伴侣一个劲儿招待,架到这儿了,必需得尝尝。不知是心理感化仍是实在的味觉,肉真是酸的,血是苦的。我就吃了这两口,再没动过(我们中国人真的猎奇异,什么都吃)。这桌上牛肉螃蟹虾多好吃,干嘛非吃它。
边吃边聊,边再刷伴侣圈。片子《同桌的你》的导演郭帆导表演现了,郭帆导演一措辞,就是一个80后重生代导演说的话,一下就无情节了。他说:这是天然界为数不多的天然一夫一妻制的动物。一只公鲎和一只母鲎一旦交配,就永久不分隔了。所以捕捞的时候,经常一抓就是一对!它们忠贞!它们有恋爱!
我去!这玩意儿!它们有恋爱!
冲击太大了。可是这是真的。我伴侣跟我说,这是真的。本地渔民抓海怪的时候,就是在浅沙地带,你抓起一只海怪来,不消揣摩,底下必然还有一只。上面这只是公的,下面那只就是母的。从13岁它们在一路起头,它们就永久在一路了。公海怪不会劈叉,女海怪不会出轨。虽然海里,沙岸上,还有成千上万的海怪,有的个儿更大,有的腿更长,有的能抓更多的吃的,可它们再也不会跟此外海怪在一路了。
此刻,我终究掰到我今天想说的话题了:凭什么长得丑就没有恋爱!
我想起我看到海怪的反映,就想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的就是肤浅的,我们只能体味到那种看上去斑斓的夸姣。谁也别说本人高贵。看到一个俊朗的小伙子和一个斑斓的姑娘在一路,小伙儿身姿高耸,姑娘长发飘飘,你就会打心眼儿里祝愿他们,哇,真的夸姣,用个文言词儿,叫一对璧人。他们必然具有最忠贞最夸姣的恋爱,他们必然能像王子和公主一样永久幸福。然后看到不那么帅的小伙儿,不那么美的姑娘,再更深一点,你看到丑的小伙儿,难看的姑娘,你就会想,嘿,这俩凑一块儿,还真是挺合适。都没人要了,凑合凑合得了!
请不要说我尖刻。我不相信你没有这种思绪的体验。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可现实上呢?王子和公主就必然永久幸福吗,王子和公主还没羞没臊呢。一个俊朗的小伙子和一个斑斓的姑娘在一路,他们可能是一对璧人,有时候也可能是一对B人。颜值总能够掩盖本相。诗歌里说,只羡鸳鸯不羡仙。这世界上最美好,最意味夸姣恋爱的动物——在绿水上浮游的鸳鸯,可能是这世界上最淫乱的动物。你看见公鸳鸯天天带着母鸳鸯泅水,其实它每天带的都是分歧的母鸳鸯。
当然,我没说长得丑就必然忠贞。王菲在嫁给李亚鹏之前有句名言:归正汉子都一样,还不如找个帅的(她感觉李亚鹏帅)。审美尺度我们不说,但至多阐述出了一个谬误:恋爱的夸姣与忠贞程度其实没什么关系。长得都雅不必然有恋爱,只是我们习惯于描画都雅的恋爱——要否则片子卖不出票去;长得丑不必然没有恋爱,只是可能寻找恋爱的体例费点儿劲。
我相信,长得再丑,相互之间也有外人不克不及窥探的夸姣。就像两只鲎用它们的一群小爪子勾搭在一路,在相互的眼中(眼睛在它后背的壳儿上),对刚刚最熟悉和实在。
鲎的恋爱,桑田沧海,恐龙都已毁灭,亿万年不改。
想象一下这个场景——在夜晚的浅沙之上,潮汐退去。晚风吹拂着澎湖湾,白浪逐沙岸。没有椰林醉夕阳,只要一片海蓝蓝。头顶满天星斗,漫卷银河。在细软的沙岸上,暗藏着一对对鲎。它们一只拉着一只,在此歇息和倾吐。它们一对挨着一对,布满了整个沙岸。
这就是另一个伴侣发给我的这张图。看完之后,我由衷地想说:
仍是让我看脸吧!
我晓得它们有恋爱!我再也不吃它了!
可是我真的赏识不了!
让我吐一会儿去……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